Tuesday May 28, 2024

民族学考研功能主义学派和解释人类学的理论和方法_文化_马凌…(民族学考研属于哪类学科)

民族学考研功能主义学派和解释人类学的理论和方法_文化_马凌…(民族学考研属于哪类学科)缩略图

原标题:民族学考研:功能主义学派和解释人类学的理论和方法

功能主义学派和解释人类学的理论和方法

如何研究文化,历来争论不休。本文梳理了功能主义学派和解释人类学两大理论,厘清了二者理论和方法上的异同。功能主义学派提倡用自然科学的严谨方法来研究文化,而解释人类学主张坚持人本主义精神,对文化作深度的诠释。笔者认为,人文现象若以自然科学的方法来研究是很难做到的,而且也容易丢失文化本身的意义和价值,文化有其相对性,每一种文化是整个人类特殊的、珍贵的生命智慧,每一种文化都值得我们去理解。

功能主义学派的理论和方法

20世纪20年代,英国人类学界出现一个具有重大影响的学派——功能主义学派,它的产生不仅吸引了文化人类学者的注意,而且对以后美国社会学的发展也产生过推动作用。该学派的两位代表人物是拉德克利夫—布朗和马凌诺大斯基。

(一)主要理论观点

在此之前,人类学界流行一种倾向,即从历史的观点来研究历史;并且在缺少历史可靠文献的情况下,试图臆测或构拟无法知道的以往历史。这基本上是古典进化论、传播论和历史特殊论三个学派所奉行的方法,虽然它们相互之间的观点存在分歧,但是都同意将文化事实首先作为构拟历史的材料。马凌诺斯基和拉德克利夫—布朗代表的功能主义理论将每一种文化都作为在功能上相互联系的系统,并力图找出作为整体人类社会的功能的一般法则;它不反对历史观点,但是主张通过实际观察和利用权威、详细的资料来研究社会变化的过程。筒而旨之,它不拒绝历史,但拒绝构拟历史。[1]p117

拉德克利夫—布朗早期特别强调对文化功能的研究,在《安达曼岛人》这本书的第五章和第六章中,运用功能主义方法精彩地分析和解释了安达曼人的仪式和神话传说。

布朗通过以分析结婚仪式为切入点,逐一分析了与多种仪式相联系的拥抱、馈赠、哭泣、舞蹈、体绘等要素的功能,认为其主要功能就在于维持安达曼社会赖以生存的情感倾向,并使这些情感倾向世代相传。

结婚仪式:

拥抱——身体的结合标志着或者表示了社会关系上的结合;

馈赠——送给新婚夫妇的结婚礼物表达了人们对他们通常意义上的好意。婚礼中的馈赠是单方面的,人们不期望得到回赠,因为此时礼物所表达的不是送礼者的个人友谊,而是全体的社会性的好意和认可;

哭泣——表达人与人之间的依恋之情。包括结婚仪式中的哭泣、朋友重逢时的哭泣、议和仪式的哭泣、服丧期间的哭泣等;

舞蹈——在舞蹈中,通过节奏和旋律的作用,社区所有成员都能够和谐合作、统一行动,社区达到了最大程度的团结、融洽与和睦,而且每一个成员都强烈感受到了这种团结、融洽与和睦,并使参加者产生高度的愉悦感;

体绘——打扮自己,向社会表达个人的价值或者避免某些特殊的危险;

议和仪式:用友谊和团结的情感来取代敌对的情感。[2]p177-192

不过,拉德克利夫—布朗很快就转向对结构概念的注意,认为只有明确了社会的结构,才能真正找到构成这一结构各部分所起的功能作用。于是,他的理论后人称之为结构功能主义。

马凌诺斯基与拉德克利夫—
民族学考研功能主义学派和解释人类学的理论和方法_文化_马凌…(民族学考研属于哪类学科)插图
布朗一样,都主张文化是一个整体,任何文化现象都应置于文化整体中去考察。他认为,“在每种文明中,一切习惯、物质对象、思维和信仰,都起着某种关键作用,有着某些任务要完成,代表着构成运转着的整体的不可分割的部分”。

例如,一根木棍可以当手杖,也可以当篙杆,还可以当锄柄或者武器;它在不同的用处中,都进入了不同的文化布局,或者讲,它不同的功能都包含着不同的环境,都具有不同的文化价值或文化整体背景。[1]130同样,他也反对寻找文化的历史起源、反对构拟历史。总之,此学说的目的乃在于了解文化的本质,而不在进化的臆测,或以往历史的重构。

在研究特洛布里恩德岛上的“库拉”交易圈时,他根本不去探寻文化现象的起源,而是直接分析该习俗的功能。马凌诺斯基认为,库拉代表了土著人对代表财富的物质的心态。库拉宝物并不被视为或用作金钱或通行的货币,它从来不被用作交易媒介或价值量度。每一个库拉物品的主要功能和主要目标,就是在库拉圈中流转、收藏和展示,而不是物物交换或礼物赠送。事实上,库拉是一种全新的交换类型,通过这种交换,通过它给予人们社会声誉而引起其他人的羡慕。

但是,马凌诺斯基与拉德克利夫—布朗在功能主义理论上又有着重大的区别。马凌诺斯基的功能主义是二元性的,有时他提出文化必须满足社会整体的需要;有时他又认为,文化首先应当满足个人生理与心理的需求。总起来讲,他更主要是强调文化最终应满足个体的需要。

拉德克利夫—布朗强调“社会”,而马凌诺夫斯基强调“个人”。后来的学者们为了便于区别他们,将前者的理论称为“结构功能主义”,而对后者的理论则称为“功能主义”。

(二)主要研究方法

拉德克利夫—布朗:主张用自然科学的方法来进行人类学研究。承袭杜尔克姆的观点,他主张社会现象必须从社会角度来研究和解释;不仅如此,他还进一步提出,应采用归纳方法来从事人类学研究。所谓归纳方法,就是自然科学研究中经常采用的卓有成效的方法。归纳方法的前提是:世界上所有现象都受自然规律的支配,因此运用某种逻辑方法来发现和证明某些普遍规律是可能的。归纳方法的目的或本质就是要获得一般规律,而该规律应能适用于其范围内的所有解释和推论。文化人类学的研究,不可能在实验室中进行,要进行田野工作,亲自收集资料,然后进行分析、综合,得出假设,接下来进行田野工作以便修改和验证。此外,还有一种途径,即进行比较研究,就是对不同的文化、不同地区的社会进行比较,然后验证和修改自己的初步结论,最后得出具有普遍意义的规律。[1]p120-121

马凌诺斯基更是竭力鼓吹田野工作对十人类学家的重要层义,并且身体力行。

第一,他在田野工作的时间约两年半长,这超过他之前所有的人类学家。在如此长的时间里,他与土著人住在一起,与他们一起起床、活动、休息、吃饭、睡觉;并尽可能参与他们的多项活动,遵从他们的习惯,学会用他们的语言进行交谈,学会像他们那样去感觉和思考问题。

第二,对于出野工作的理论,他也提出了三个原则,即(1)部落的组织和部落的文化结构,必须以明确、清楚的提纲形式记录下来,或用具体证据按统计手段编集文献资料的方法来写这类提纲。(2)必须在这一提纲中填充实际生活的细节和行为类型。(3)有关人种特点的记叙、说明、典型的话语、民俗项目以及巫术仪式的惯用语句,都应当作为描述土著居民精神生活的文献内容记载下来。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gong2022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