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y 28, 2024

民族学考研福晋色勒特博勒噶丹的生卒日期_布彦_乌静彬_新疆(民族学考研出来干嘛)

民族学考研福晋色勒特博勒噶丹的生卒日期_布彦_乌静彬_新疆(民族学考研出来干嘛)缩略图

原标题:民族学考研:福晋色勒特博勒噶丹的生卒日期

福晋色勒特博勒噶丹的生卒日期

色勒特博勒噶丹是布彦绰克图的福晋,新疆和硕特蒙古人,阿格扎萨氏,生有长子卓哩克图汗布彦蒙库(1885—1917)、次子布彦克什克(1887—1932,即蒙藏历史上著名的五世生钦活佛多布栋策楞车敏)。在布彦蒙库年幼、入京瞻觐、多次患病、在京当差期间,母亲曾经多次署理扎萨克卓哩克图汗和盟长印务,“一切公事均未贻误,属下官民均极心悦诚服。”⑤色勒特博勒噶丹病故于1915年12月9日,此已为学术界所熟稔。《土尔扈特源流》载其生年为“同治五年(1866年)”,⑥但具体出生日期迄今不为人所知。

色勒特博勒噶丹病故之时,长子布彦蒙库正在北京当差。他接到协理台吉达喜(又译达什)等人的电报后,1915年12月,呈请蒙藏院派员致祭。1916年1月10日,蒙藏院奏:“窃准旧土尔扈特汗布彦孟库呈称:‘窃本汗顷接本盟护理盟长印务协理达喜等电称,本汗母亲阿格扎萨氏于本年十二月九号,在本部落玉通碧里地方逝世。等语。伏思本汗母亲阿格扎萨氏,生于同治五年丙寅八月二十四日卯时,现年五十岁,为本汗父亲正福晋。除在京寓唪经、成服外,理合具文先行呈报,伏乞照例转呈。’等因前来。”政事堂奉批令:“应准照案给予赙银,并由新疆巡按使就近派员,前往致祭。所需祭品、赙银及派员川资,均准作正开销。即由该院转行遵照。此令”。⑦

可见,色勒特博勒噶丹生于同治五年八月二十四日卯时(1866年10月2日凌晨3-5时),属虎, 1915年12月9日病故。根据当时以虚岁计算年龄的习俗,享年50岁。

三、“林阿古”、“林升”、“林修德”的准确名字为“林树德”

布彦蒙库有一位汉族好友,甘肃人。《土尔扈特第五世森勤活佛》一文并未记载其名字,仅说他是“一个姓林的汉人”,给布彦蒙库当“炊事员”,并称布彦蒙库为“尕尕王爷”。①《五世森勤活佛传记》则将其名字记载为“林阿故”、“林升”,并担任固孜达之职。②道·乃岱先生记载为“阿古”、“林阿古”、“林修德”,曾任卓哩克图汗旗下属巴润旗的固孜达。③《土尔扈特源流》也认为其名字是“林修德”,“布彦蒙库汗一直叫姓林的为‘阿哥’,‘阿哥’一称后来讹化为阿古,成为他的名字。布彦蒙库汗又把他任命为巡捕官。巴润旗道尔加拉固孜达病故后又把他任命为巴润旗固孜达”。④事实上,上述说法并不准确。

1914年8月28日,《兼新疆巡按使杨增新呈报卓里克图布汗王借支四年分俸银数目请鉴核文并批令》载:“为呈报布汗王借支俸禄银两事。窃据旧土尔扈特南部落盟长、卓里克图汗布彦孟库呈称:窃世爵自去岁得患痼疾,延医调治,请人讽经,种种医药之资,花费数千金。刻虽勉力任事,而总未大痊,医、药两途,总难断绝。当此诸物昂贵,东摒[拼]西凑,万难支持。不得已,恳祈都督逾格鸿施,将民国四年、五年世爵本身俸银五千两,借支领用,以顾眉急。伏乞恩准,饬司发交巡捕林树德、古子达倭七尔领回,则感莫大焉。等情。据此,增新查,预借四、五两年俸银,殊于预算有碍。惟据称该汗异常艰窘,亦系实情,姑准预借四年全年俸银二千五百两,以资周转。除饬令财政司核发外,理合备文呈请鉴核。谨呈。”⑤

可见,此人的正确名字为“林树德”,1914年担任“巡捕”之职。“林修德”、“林升”均为“林树德”的音讹。“林阿古”、“林阿故”则是“林阿哥”的音讹,乃因他与布彦蒙库称兄道弟之故。《土尔扈特第五世森勤活佛》称布彦蒙库为“尕尕王爷”,当系“哥哥王爷”的音讹。

四、乌静彬从北京到新疆结婚
民族学考研福晋色勒特博勒噶丹的生卒日期_布彦_乌静彬_新疆(民族学考研出来干嘛)插图
之时的迎亲和送亲人员

乌静彬(1914—1975)是蒙藏院总裁、内蒙古喀喇沁右旗扎萨克亲王贡桑诺尔布之女。“1930年7月间,新疆派人到北京迎娶乌静彬”。⑥8月,在迎亲和送亲人员的陪同下,乌静彬从北平(今北京)启程,途径西伯利亚铁路,转道新疆塔城,前往卓哩克图汗旗。10月底,在乌鲁木齐与扎萨克卓哩克图汗、盟长满楚克扎布(布彦蒙库之子)举行了隆重婚礼,嗣后又在卓哩克图汗旗举行了蒙古式婚宴。⑦乌静彬与满楚克扎布的女儿满琳女士(1937—)在著作中,收录了乌静彬与迎亲、送亲人员的一张合影,前排右坐者为乌静彬(见下图),⑧但并未做出文字说明。学术界对这些人员的姓名、身份和年龄迄今知之不详,现结合该照片和原始史料予以考证。

1930年9月底,乌静彬一行抵达塔城的巴克图卡伦。10月1日,巴克图卡伦总稽查张希贤致电新疆省政府主席兼边防督办金树仁、塔城行政长黎海如:“顷由苏联苇塘到卡蒙民罗栋,年卅二岁,带萨尔苏,年十八岁;鄂罗玛,年十二岁;历立甫,年五十一岁;陶穆欲,年卅八岁。又,旗民伊希札拉赞,年五十岁,带男仆白音图,年十四岁;女乌椐卿,年十七岁;女仆周郝氏。均由北平迎亲来新。又,土尔扈特亲王福晋,年四十二岁,带慧因公亮,年十八岁;小孩二名;男仆祁士玉,年卅八岁。由北平来新探亲。以上男女大小一行十四人,随带行李箱包等件抵卡。经稽查(张希贤的自称——引者注)跟同马排长、何卡员逐一检验,并无夹带信件、违禁物等弊,现均扣留在卡。可否放行入境,乞电令祗遵”。①10月9日,金树仁复电:“焉耆蒙古汗王部下蒙员罗栋等十四人,由平来新,既经检查并无夹带违禁物品,应准放令入境”。②

乌静彬,字贞卿。张希贤电报所云“乌椐卿”显然为“乌贞卿”的音误。该电报称乌静彬“年十七岁”,乃是按照当时以虚岁计龄的习俗(出生当年即为一岁)进行计算。

上述照片有4女、5男,共计9人,与张希贤的电报完全吻合。除乌静彬本人外,其余8人均为迎亲或送亲人员。根据性别、年龄和身份,以及照片人物的形象、服饰、站或坐的位置,即可将他(她)们与照片完全对应起来。

乌静彬左侧坐着的年轻女子,显然即为“萨尔苏,年十八岁”,即满楚克扎布的二姐,她所坐的位置也完全符合其尊贵身份。满琳女士在提及自己的二姑之时,也明确指出:“当年就是她到北京接的我妈妈”,③与上述结论正相吻合。

从身高和面容来看,照片后排站立的4名男子均为成年人,其中,最右侧站立的青年男子最为年轻,无疑是张希贤电报所云“罗栋,年卅二岁”。可见,罗栋生于光绪二十五年(1899)。一些史料和论著又译为“老栋”④、“劳顿”。⑤罗栋是满楚克扎布的二姐夫(萨尔苏的丈夫),也是蒙古骑兵旅旅长、摄政王五世生钦活佛多布栋策楞车敏(满楚克扎布的叔叔)的心腹,曾任汗王府管家、骑兵连长,受五世生钦活佛的派遣,前往北平迎亲。⑥1932年5月21日多布栋策楞车敏被金树仁枪杀于乌鲁木齐之后,罗栋在焉耆被焉耆行政长牛时、旅长詹士奎“处决”。⑦

从年龄对比来看,后排最左侧站立的男子显然即为“陶穆欲,年卅八岁”。可见,他生于光绪十九年(1893)。一些论著所说的“托木古提”①、“铁米故特”②、“陶木古提”,③均为“陶穆欲”的不同译音。他也是蒙古骑兵旅旅长五世生钦活佛多布栋策楞车敏的心腹,1932年5月21日,与多布栋策楞车敏、巴力登一起,被金树仁枪杀于乌鲁木齐。

从面容来看,照片后排中间站立的两名成年男子年龄最大,均在50岁左右。《乌静彬传略》载:从北平前往新疆送亲的“一个喇嘛(在卓哩克图汗旗)住了一个月,要了一个金手镯走了”。④张希贤电报所说的“旗民伊希札拉赞,年五十岁”,即指此人而言。从下文可知,他是一位堪布喇嘛。按照藏传佛教的习俗,喇嘛不蓄胡子。因此,后排左二那位没有胡子的成年男子即为“旗民伊希札拉赞”。1931年1月13日,乌静彬的父亲、蒙藏院总裁贡桑诺尔布在北平病故。⑤3月20日,五世生钦活佛、蒙古骑兵旅旅长多布栋策楞车敏向金树仁呈请:“窃旅长舍侄汗王满楚克札布所娶福晋,系北平贡总裁之女。前经旅长派罗栋等数人,往平迎接,颇蒙贡亲王俞允,将其女子派堪布伊希札拉赞及女仆等数人,护送到新(新疆——引者注),于去岁九月间(应为1930年10月——引者注)举行结婚,现逾数月矣。惟护送之人,本拟事毕返平,只因彼时天寒隆冬之际,不便起程。兹值春暖雪消,正拟转请护照打发回平之间,项[顷]奉帅令转电,内开:据北平张文电称,贡总裁于本年一月十三日逝世。噩耗领悉之余,不胜哀痛。且伊女现适汗福晋,及侯县长联珠、吴主任钧廷等,均系贡王亲属,急托伊希札拉赞等从速回平,代为致祭,以表哀忱。甚切。至旅长亦念新结秦晋之谊,定于三月初五日发引以前,托该堪布赶到,代为哀悼。是以据情仰恳军帅鉴核恩准,令饬外交特派办事处发给假道苏联赴平护照,转请苏联领事签字,以利遄行,实为恩便之至。”⑥3月24日,金树仁复电照准,并指令外交办事处办理。⑦3月25日,新疆省政府给外交办事处特派员陈继善的公文也指出:“伊希札拉赞,年五十一岁,携带黄金拾两”,⑧恰与张希贤电报所说年龄吻合。可见,根据当时以虚岁计算年龄的习俗,伊希札拉赞生于光绪七年(1881)。

既然确定了后排左二那位没有胡子的成年男子为“旗民伊希札拉赞”,那么,后排右二(左三)那位留有胡子的中年男子,无疑就是张希贤电报所云“历立甫,年五十一岁”。可见,他生于光绪六年(1880)。显然,与罗栋一样,历立甫(又译“吕日甫”)也是受五世生钦活佛多布栋策楞车敏的派遣,前往北平迎亲。

在乌静彬身旁站立的中年女子(照片最右侧),无疑是“女仆周郝氏”。她是乌静彬的仆人,所穿服饰、站立位置也符合其身份地位。从姓氏来看,这位中年女仆本姓“郝”,丈夫姓“周”,应该是一名汉族妇女。1931年3月25日,新疆省政府给外交办事处特派员陈继善的公文所附“照抄姓名清单”称:“女仆周氏,年五十七岁”,⑨显然搞错了她的夫姓和本姓。根据这一清单,女仆周郝氏生于光绪元年(1875)。

前排最左侧站立的那位戴帽子的小男孩,无疑是堪布喇嘛伊希扎拉赞带领的“男仆白音图,年十四岁”。1931年3月25日,新疆省政府给外交办事处特派员陈继善的公文所附“照抄姓名清单”称:白音图“年十六岁”,(10)与张希贤电报所云年龄不符。如果张希贤所说为确,白音图生于1917年;如果“照抄姓名清单”所说为确,白音图则生于1916年。

前排左二站立的小女孩,无疑是张希贤电报所云“鄂罗玛,年十二岁”。可见,鄂罗玛生于1919年。从名字来看,她是蒙古族人。她显然是萨尔苏(满楚克扎布的二姐)的女仆,其所站位置(萨尔苏的身旁)也可证实这一点。

综上所述,从新疆前往北平迎亲的人员有5人,分别是:罗栋(满楚克扎布的二姐夫)、萨尔苏(满楚克扎布的二姐)、历立甫(又译吕日甫)、鄂罗玛(萨尔苏的女仆)、陶穆欲(又译铁米故特、托木古提、陶木古提)。从北平到新疆送亲的人员有3人,分别是:堪布喇嘛伊希扎拉赞、女仆周郝氏(乌静彬的女仆)、白音图(伊希扎拉赞的男仆)。《乌静彬传略》载:乌静彬“从北京来时没有亲人护送”,①满琳女士也说:“贡王派了管家(堪布喇嘛伊希扎拉赞——引者注)和丫鬟(女仆周郝氏——引者注)陪着我妈妈”,②与实际情况完全符合。在新疆接到贡桑诺尔布病故的电报后,1931年3月底,业已完成送亲任务的伊希扎拉赞、男仆白音图、女仆周郝氏,与侯联邦(新疆绥来县县长侯联珠的弟弟)一起,原路返回,途径塔城,取道西伯利亚铁路,回北平治丧。③

照片的砖墙上有一副对联,右侧为上联,可清晰地看到“明德行坚定”字样;左侧(照片最左边)为下联,依稀可见“达心”二字。这幅对联的全文应该是:“品节详明德行坚定,事理通达心气和平”,语出宋代思想家朱熹《论语集注》。

从张希贤的电报可知,与乌静彬一行9人同行者,另有“由北平来新探亲”的“土尔扈特亲王福晋”等5人。显然,这位“土尔扈特亲王福晋”住在北京。当时,在新疆土尔扈特各旗中,只有旧土尔扈特北路旗、旧土尔扈特东部落右旗、新土尔扈特旗的扎萨克封爵为亲王。而且,在清代和民国新疆所有蒙古王公之中,惟有旧土尔扈特东部落右旗的扎萨克帕勒塔(1882-1920)家族在北平拥有王府。清代,该旗扎萨克的封爵为郡王。1912年,临时大总统袁世凯晋封帕勒塔为亲王。显然,“由北平来新探亲”的“土尔扈特亲王福晋”是帕勒塔的遗孀。帕勒塔的大福晋名为鄂尔罗玛,生有儿子敏珠策旺多尔济(1903-1975)、女儿尼尔吉德玛(1907-1983),1926年病故。④显然,1930年从北平到新疆探亲的“土尔扈特亲王福晋”不可能是鄂尔罗玛。帕勒塔的侧福晋是一位和硕特蒙古女子,名字不详,生有女儿色尔卓(1913 -1930)、儿子策丹多尔济(1914-1995,汉名“策绍桢”)。可见,从北平到新疆探亲的“土尔扈特亲王福晋”,应该是已故亲王帕勒塔的侧福晋。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gong2022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