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Feb 23, 2024

…为高考数学“背锅”数年,被网友调侃也不生气考研老师_网易订…(高考数学罕见冲上热搜)

…为高考数学“背锅”数年,被网友调侃也不生气考研老师_网易订…(高考数学罕见冲上热搜)缩略图

从古至今,但凡有才学有抱负的学者梦想不外乎是”为天地立命,为生民立心,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也有一些人放弃亲身实践的机会,薪火相传,将知识的种子传播给更多的人和更广袤的土地,这大概就是韩愈所说的”师者,所以传道,授业,
…为高考数学“背锅”数年,被网友调侃也不生气考研老师_网易订…(高考数学罕见冲上热搜)插图
解惑也。”
十年寒窗苦读,一朝数学落榜
众所周知,中国不但是个人口大国,还是个教育大国,早在建国初期,扫盲班就深入农村,让识字成为了人民的基本修养。不久,义务教育也被写进了法律,成为了适龄儿童和青少年必须接受的免费强制性要求。
多年以来,”知识改变命运”这一观点深入人心,孩子们数十年夜晚不灭的灯光是照亮此后岁月的希望和灯塔,这和西方国家所提倡的所谓”素质教育”大相径庭,从近些年流行的青春剧中也可以看出二者差别。

西方的少男少女大多穿梭于学校社团,郊游野炊谈恋爱,推动剧情的矛盾是多角的恋爱、热热闹闹的歌舞表演和常常备受考验的友情,在青春期中,他们思考着如何”发现自我”。
而我国的青春剧中,少年们往往穿着宽大的运动校服,在教室的和煦阳光下勾勾写写,书桌上堆的练习册可以挡住整张脸,放学铃声永远和雪花似的试卷相伴而行,夜晚的灯影下,墨水干了又湿,笔记本将青春期的一点隐晦爱意藏进抽屉深处。
在九零后中,羡慕西方教育方式的观点还甚嚣尘上,近些年来,也许是当初的孩子长大了,大家终于发现我国寒窗苦读式教育带来的好处,近几年常常出现中西方孩子学习能力和学习成果的对比视频或文章,人们惊人地发现,中国的孩子在学习能力上远超西方小孩一大截,尤其是在数学这一学科,就连外国的成年人也要惊叹中国小孩心算和口算的能力。现如今在国外,中国留学生几乎人人被贴上”优等生”的标签。
然而,即便是这样努力的孩子们,对于他们来说,数学也依然是一个令人头秃的科目。对于不少心理承受能力不高的孩子来说,在数学试卷中遇到一个不会题目所带来的紧张和压力,可能会让脑子中的所有知识被当场清空。更有甚者,直接晕倒当场,十年寒窗毁于一旦。

高考结束后的考点大门口,常常可以看到有孩子走出考场后,在六七月的天光里抱着父母嚎啕大哭。而这时候就不得不提一位”罪魁祸首”——葛军。
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网络上流传着”只要高考江苏卷出现了地狱级别的数学题,那就一定是葛军出的”,于是乎,每一年高考数学结束后,社交网站都会掀起一股痛骂葛军的热潮。
直到去年,再次被骂的葛军老师终于忍不住发声,弱弱地为自己辩护,大家才恍然发现,原来骂了这么多年的人,其实才参加了04、07、08、10四年的出题,是个名副其实的”背锅侠”。
当然,这样的乌龙也可以理解,毕竟高考试卷命题老师多如鸿毛,学生们不可能记住全部老师的名字,作为其中最富盛名的数学老师,葛军只好以业界标杆的形象代人受过多年。
那么,可能大家会好奇,葛军是何人也?为什么可以出名到举国皆知的程度?

生于清贫,走向清贫
葛军,1964年生人,出生于江苏省这一名副其实的高考大省,就读于一所偏远的农村中学,考上了南京师范大学,从此和教师这一职业结下了不解之缘。也许就是这样的经历,让葛军开始期望成才后对中学生的教育做点什么。
之所以说江苏是高考大省,自然是因为自古以来,江苏就是一个重视教育的地域,我国很多古今文明的教育家都出身于江苏。在浓厚的学术氛围影响下,具有数学天赋的葛军顺理成章地考研、读博,最终留在了南京师范大学任教。
如果他一直留在大学,接下来的故事无非是一位教授德高望重的一生,这当然是不可能的。实际上,作为大学老师的葛军曾于1990年带领中国的数学团队夺得了奥林匹克竞赛数学科目的冠军。

可是命运在某一刻出现了转折,在大学老师这一职业道路上做得有声有色的葛军,出于情怀和年少的梦想,于2004年从大学离开,成为了一个民办中学——南师附中的校长。从教导人类学术先锋降级为教育孩子们基础知识,葛军并没有轻视这一职业,反而在其中用了十二分的心力。
深知沟通重要性的葛军放下校长的身段,在校网上开辟和师生交流的页面,培养大家对学习数学的兴趣,在线下,葛军尝试将数学融入生活与创作,让知识不再成为空中楼阁,让孩子们感受到知识的实用性。
在这样的教导下,学校的教育有声有色,葛军也实现了自己的梦想。或许在其他的学生痛苦于数学难学,对葛军亲历亲为教导的学生充满同情的时候,南师大附属中学的孩子们早已在这样科学的教导下拿到了学习数学的钥匙,正徜徉于学习的海洋中无法自拔。

理想主义,耕耘人间
在网友们给葛军冠以”数学帝”、”高考灭霸”这样的名号,调侃”葛军出征,寸草不生”的时候,葛军老师并没有生气,就连在葛军老师解释自己只参加过四届高考数学命题的声明中,都没有半点言辞激烈的部分。
这不禁让人想起近两年来在网络上被广泛传播的知识分子,或者说是师者的形象:眼科医生陶勇老师,就算被患者刺伤也没有丝毫对自己工作内容的怨怼,而是更加积极的尽自己影响力 助其他人。厚大法考的罗翔老师,被键盘侠喷到退网,却依然有条不紊地走在自己既定的道路上,科普着法律常识。
陶勇、罗翔,或者是葛军,他们身上都有一个很明显的特质,那就是他们都是坚定的理想主义者,他们相信着自己从事行业的意义,相信着自己的星火可以创造更好的未来,这和古人所说的”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不谋而合。

钢筋水泥的都市,星火稀疏的深山,无论是在温饱线上挣扎的贫苦人,还是利来利往的社会人,只要我们生活的这片土地上拥有着这样坚定而努力的理想主义者,那么这片土地就会永远航向更好更光明的未来。
看到这里,你还会叫葛军老师”高考灭霸”了么?

gong2022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