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l 16, 2024

讲真,比考研更难的是生孩子!(考研数学真的难吗)

讲真,比考研更难的是生孩子!(考研数学真的难吗)缩略图

有一位去年上岸同学的留言,让我想起来去年我熬夜战斗写的一篇文章,给大家分享了我生孩子的故事,同学们都说从中
讲真,比考研更难的是生孩子!(考研数学真的难吗)插图
获得了很大动力。

最近我看大家压力大、情绪也不太好,所以再把这个故事拿出来给你们念叨念叨,看看我生孩子的故事或许能为你们解压。
如果问我
世界上有没有比考研更难熬更断肠的事?
有!
? 女人生孩子!

今天给你们讲讲我生孩子的故事,或许能为你们解压。

其实早在7月,就想和你们分享,奈何一直太忙。为了给你们解压,也为了给我的生活留点记录,我熬夜战斗,终于完成了。

我心心念念想有个宝宝,为此做了很多努力。
我在怀孕的时候,天天做胎教(改日说说胎教的乐趣),还上孕妇学校,比较能折腾。
每次听别人说生孩子很疼,我都抱着无知者无畏的态度:能有多疼啊,来吧,看看我生的时候能不能忍受!
然而事实告诉我,真的很疼。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心里都觉得一阵阵的疼。
?初觉疼痛
我的预产期在炎热的7月。
接近预产期的日子里,我几乎没有一个晚上睡好觉,时刻觉得他要发动。我既想早日“卸货”,看看他的样子,又不想“卸货”,担心生孩子有闪失。
在一个非常炎热的半夜,我突然觉得肚子有点疼,就告诉我老公,我要生了。我们快速起床,直奔医院,然而医生说看我这“贼样子”根本就不是真宫缩。
自从医生说完真相,非常神奇地,我顿时觉得肚子就不疼了,也特别不好意思,因为惊动全家人跟我瞎折腾,结果就是我们只好再回去。
第二天凌晨1点,我肚子又开始疼了,但我不敢说了,看着爸妈老公他们睡得那么香,不想打扰他们,自己再忍忍,也再好好感觉一下。
坚持了半小时后,我感觉差不多每20分钟疼痛一次,和书上写的一样,我真的觉得宝宝要来了。
我大呼小叫地叫醒了全家人,又一起去了医院。这次是真的,人还没到医院,羊水就破了,肚子疼的频率也变高了,但还能忍。
所以我当时想,或许生孩子也不过如此,就这个疼痛感,我能忍。
进了医院,没有我电视上看到的那种很多医生陪护,给我的就是一张床,检测下血压脉搏什么的,别的都没有了。我好奇地问,没有医生陪护吗?医生还是那么一脸镇定地说:“你生个孩子,要那么多人陪护干什么,你老公陪着就行了。”
好吧,我明白了。生孩子就像学生学习一样,确实是自己的事,很多人陪着真没有用,关键还要靠自己。
渐渐地,我觉得肚子很疼,好在疼半分钟,就缓和一会儿,然后再疼,还有机会让自己休息。我抬头看了看墙上的钟表——半夜2:30。
我平时非常注重锻炼,越是锻炼得多,生孩子的速度就越快,忍受的痛苦就越少。有的人生了好几天都生不下来,有的人来不及到医院,孩子就生在了路上。
我自认为自己比较能干,内心评估了一下,按照我听到的很多“听说”,自己宫缩很频繁,应该很快就能生出来。

我和我老公说:“我觉得不到5:00,我就能生。”
我老公说:“你怎么知道?”
我说:“我推测的。”
他给我一个不屑的表情,对我的过度自信抱有怀疑。
是的,我平时就这么自信,我深信注重锻炼,生孩子就会很快。电视上总是很夸张,我哪个爷爷家的婶婶告诉我,她生孩子就仿佛下个鸡蛋一样,非常容易。

?再觉疼痛
后来,我慢慢觉得不妙了,每次疼的程度都会加重,是很钻心的疼,我能惊出一身冷汗来。
我一疼就握着我老公的手,非常用力地握着,等待痛苦过去,而他也一遍一遍对我说“放松放松”。
不用想象这一幕我们夫妻是多么难舍难分,没有,就是那个时刻太疼痛了,需要找个软和又坚硬的东西握在手里,度过难关!
看来,生孩子还是有点疼的,还好我有准备。
有一种“呼吸减痛法”专门用在生孩子的时候,我在孕产学校里学过——在疼痛来临时,随着痛感有节奏地数数渡过难关,以此心里有个寄托,时间会过得快一点。

我在疼痛间隙问我老公:“我教你的呼吸减痛口令还记得吗?”
他一脸真诚:“会,记得很熟,你疼的时候我就喊。”
又开始宫缩疼痛了,我眉头一皱,他看出了点端倪,然后就像“军训”一样喊了起来……
他喊的是哪里的节奏?我怎么没听过?而且喊得完全不在节奏上。
我多次提示、矫正,然后深深地发现,平日里没有培训好,有点没效果,估计可能他一紧张就自创了一个口号。
我有点难过和无奈,心里告诉自己,没事的,我可以自己给自己喊。于是,每次疼痛来临的时候,既有我老公“军训”似的声音,又有我心里的声音,乱糟糟的交织在一起,感觉真的烦透了。
我在疼痛间隙,看了一眼钟表,才3:15,漫长的夜啊,好像真的比较难熬。

疼痛与愤怒交织
疼痛再次来临,我觉得全身都十分用力,仅仅握住老公的手不足以使我熬过疼痛。

我说:“我想抱住你的脖子。”
他马上说:“好,你怎么舒服怎么来。”
我老公这句话真的没毛病,但我当时生气了,你说我能怎么舒服,我怎么都不舒服。
现在想来,可能主要是我在疼,而他不疼,心里不平衡了,不论他说什么安慰的话,我都容易转移为生气。
当时,我顾不上那么多,疼得要命。
我狠狠地抱紧了他的脖子,感到自己双臂颤抖,牙齿哆嗦,等到这阵疼痛过去,我们四目相对,发现他与我都是一身的汗。
我是因为疼有很多汗,他为什么也有这么多汗,但那一刻我太累了,没工夫问他。
我又看了一眼钟表,才过去几分钟而已,这怎么熬到5:00,我有点惊慌,但还没有想好怎么应对,新一轮宫缩就再度来临。
我老公看出了我的疼痛,马上抱住我,而我又勒住了他的脖子,我疼到牙齿都在作响。
我突然觉得少了什么,对,少了喊口号的声音,我内心一边给自己喊口号一边责怪我老公,脖子给我了,口号就忘记喊了。
或许此时你会说,提醒他喊口号。
你根本不知,有一种疼叫做疼得说不出话,不是我不想说,是我在疼的时候根本说不出话来。
每次宫缩来临就像海里的大浪掀了起来,当然,每次宫缩也会向海浪一样渐渐退去。
当我缓下来以后,就已经精疲力尽不想开口了,我更想抽空好好休息一下。
后来,我在一个疼痛的间隙,感觉休息得可以。

我埋怨着问:“你咋不喊口号?”
他恍然:“哦!对!我一紧张着急就忘记了,光顾着给你脖子了。”
我没力气再说话。
他小心地 我擦着汗,承诺:“下次一定喊!”
他看我不说话,问:“怎么了?”
我小声说:“没力气。”
他说:“是不是吃点就好了?”
过了一阵子,他转身看手机,我真郁闷,我都疼成这样了,半夜里他还要看手机,有什么事情比我生孩子还重要,我又来气了,但宫缩再次来临……
他立马放下手机,我再次抱住他的脖子,有点带着哭腔地忍受着痛苦过去,然后听到他不带一点节奏感地喊着自创的口号,我真是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
当时的生气一下子升级到了愤怒,我真不知道他当年是怎么以全县第一名考上人大的。
因为这个呼吸减痛的口号,我是自己先学会,然后教给他的,因为不放心,几乎每天晚上和他温习一遍,才能睡觉的。我还专门带他去了孕产学校,让专业的老师又教了几遍。
结果现在还是喊的一团糟,一想到平日里他不屑一顾跟我说“这个很简单,不就是喊口号吗?”,我就深深的愤怒。但我太疼了,当场没法表达我的心情。
我想好了,等我,等我生完孩子,我回去跟他好好唠唠这个喊口号的事,我要和他算账!
我越想越气,越气越疼,越疼越想回去算账,越想越气,越气越疼,这才真叫“绵绵无绝期”!这个词用在这里真合适!

初感崩溃
疼痛退去,我放松下来。

他看着我,一边给我擦汗,一边邀功:“怎么样,口号喊得还可以吧。”
我气得留下眼泪,但我真的没有力气说话了。
只听他说:“没事,你哭出来就舒服一点。”
我流着伤心的、无奈的、无法言喻的泪,真不知道从何说起。
我真想告诉他,我的疼痛已经进入第二个阶段了,口号早该换了,他不必再喊第一阶段的了,而且需要喊的快一点,不符合我的疼痛节奏,还有口号本身喊的是错的……
算了算了,我一句话都不想说了。

他还在问:“这样喊可以吗?”
我无奈的回复:“可以!”
我问:“几点了?”
他回答:“快到3:40了!”
什么?还在三点呢,四点还没来临吗?
我哇得就哭了出来,我觉得我熬不下去了。我示意找医生来看看,是不是快生了。
结果医生全身上下带足了气力告诉我:“你这还早呢!怎么也得到早上10:00才能生吧,这都最快了。”
我更崩溃了,肆无忌惮地哭,然而,宫缩又来了……
我每次忍受着疼痛,在慌乱、失望、难过、无助、五味杂陈的情绪里,我开始用自己常安慰自己的方法。我的耳边响起来一个声音,“没事没事,生孩子都会疼的,人要靠自己,自己喊口号吧”。
我决定要坚强一点,心里数着数字,熬着,疼着……一次次,一回回,我都坚持着。
然而,换来的只有变本加厉的疼。
原本我还是10分钟疼一次,现在是5分钟疼一次,再后来感觉5分钟都不到就疼,本来间隙可以缓和,结果间隙越来越短。稍微缓和的时候,我就哭,我就喊,我就闹,疼起来我就忍!
在那个艰难的时刻,心里竟然还念念不忘,想着我要和高歌老师说一声,她说她将来不想要孩子是对的,太疼了,不要也罢!

?“你等我一会儿,我马上回来。”
说完话他就出去了。
我开始了一个人的战斗,我又生气了,我都这么疼了,他跑出去干什么,虽说喊口号喊的不好,可夫妻合力投入战斗,也比我一个人好太多了。
他终于回来了。
我哭着问:“你去哪里了,这么长时间。”
他说:“我很快的,我连三分钟都没用上,我一路跑着的,我给你叫了外卖,你吃一点就有力气了。”
原来刚才看手机是在叫外卖啊,我有点释怀。
我说:“我疼,不想吃。”
他安慰我:“你一定要吃,按医生说的5:00可能生不出来的,要扛到10:00,或许还要更久,不吃人就没力气了。”
我坚决不吃,没心情吃,他也很坚决,非要我吃一点。我拗不过去,他把饭送到我嘴边。
结果我还没吃两口,就又疼了,我们再次投入战斗——真的是战斗啊,也不知道和谁在斗。
又一个疼痛过去的间隙,他喂了我两口,我听到隔了一个帘子的病床上传来了疼痛的呻吟声。

我惊奇道:“原来这个房间除了我,还有产妇啊。”
我老公说:“她一直都在。”
我:“她不疼吗?她怎么不叫?”
我老公:“我也不知道啊,她一声都不叫,你叫得最厉害!”
我:“我叫了吗?我没感觉到。”
我老公:“你何止是叫,你都快掐断我脖子了,我觉得自己也要生个孩子出来了。”
我想笑又笑不出来,原来他也很疼啊,心里有点舒服,获得了不少平衡感。
我又要疼起来了,他毫不犹豫地送脖子过来,喊起了永不在点的口号,我哭笑不得,那一刻也顾不上了,只是抱紧了他的脖子。

?极度崩溃
渐渐地,我开始疼得神志不清,疼起来的时候我自己已经喊不了数字了,心里很乱,已经疼得不能指挥自己了,全靠我老公乱喊的口号还可以勉强撑下来。

一个疼痛的大浪潮过去后,我又开始问已经问了无数遍的问题:“几点了?”
“不到五点。”
简直晴天霹雳,这个钟表坏掉了了吗?
我着急得又哭:“老公,我觉得我生不下来。我生不了,我不行了!”
我老公:“我恨不得替你去生,可我实在是没法子生。”
我们相互望着对方,仿佛遇到了人生中重大的困难,难以抵挡。
窗外漫长的黑夜里传来风声、雨声,雨打在树叶上的声音让我的心里乱极了,我从未像今天这般感受到——每一秒时间都那么漫长。
我真服了旁边生孩子的女士,是什么力量让她不哭不叫,期间还伴随着他老公的酣睡声。
我要有力气,真想踢醒他老公。

“别人家的事就别想了,你赶紧吃两口吧。”
我老公一如既往的猜到我在想什么。
还没吃到嘴里,我们就又抱在一起,忍受疼痛……
就这样,挨着一分一秒熬到窗外天空发白,天亮了!

“几点了?”
“七点了。”
“我需要打无痛……我……必须得打无痛……有很多产妇……告诉我,他们……打了……无痛。”
我已经连不成正常的一句话,何止是有气无力,完全是含糊不清地依靠仅剩的一点理智说话。
我早已经全身湿透,因为疼把嘴唇都咬麻了,我觉得自己眼神都散了,投降了,我就是不听同学的劝告,非要自己生,他们都打了无痛,我就是自大。

“我已经在联系医院的无痛了,但是打无痛的医生要9点上班,我们撑到九点,好吗?”
九点!!!!九点才上班!!!我崩溃了!这个疼法谁能忍到九点。
“我不,我就要此刻打无痛。”我绝不能再忍受一分一秒,开始胡乱嚷嚷,“我觉得我活不下去了!”
?我老公一听,惊慌失措地叫来了医生,大概医生很烦我这种又吵又叫的产妇,不耐烦地说:“你这样叫喊着我们心情都不好,要不你去产房吧,应该也快生了。”
一听可以去产房,我觉得自己快要解脱了,我丈夫问我是不是确定要现在去产房,我点点头。
然后,医生就开始推床带我去产房,按规定我老公不能进产房,此刻我们就要分离了。
按多数人的想象,我们应该含情脉脉,难舍难分,不忍离开。打住!没时间告别,我疼着呢!
或许他还想叮嘱点什么,说些什么,我都顾不得了,我连一句告别的话都没有说,就撒开他的手。
我要去产房,只有产房才能救我!

一想到9点麻醉师才能上班,我愤怒啊,他们为什么没有早晚班。
我在楼道里已经情绪失控,我大声嚷嚷着,“我不想生了,我生不了,我生不了,我不要这个孩子了,我不要了。”
楼道里飘着我撕心裂肺的声音,空荡荡的回荡在楼道里,没有一个人来应和。
不要笑,据我所知,很多产妇都在生孩子的时候说过“我不要这个孩子了”。
真的,那一刻,没有你想的母爱的伟大,坚毅的精神,?我什么都顾不得了,只要能停止疼痛,我可以不要这个孩子。
我在经过长长的走廊的尽头向右拐时,依稀看到我丈夫冷清地站在楼道的另一头,他好像在抹泪。

?没有最惨,只有更惨
因为疼痛的时候非常用劲,我全身湿透了,泪水和汗水交织在一起,我也分不清楚。
我以为我进了产房,就有一堆医生会围过来,安慰我,护理我, 助我生下孩子。然而,整个产房加上我有4个产妇,还有2个医生,其他产妇竟然静悄悄地躺在各自的产床上,就好像没有疼痛一样。

推我进来的医生竟然把我的床推到一个角落,跟我说我还差点火候,让我再疼一会。
我忍不了了,他们看上去那么无情。
另一位医生说:“你愿意叫你就叫吧,越叫唤生的时候越没有力气,你自己想吧。”
真是个五雷轰顶的回答。
窗外的雨下得更急了。
我非常伤心,很孤立无援地哭了,我突然很想念我丈夫,为什么选择来产房呢?
我一边忍受着剧痛,一边泛滥的泪水模糊了我的双眼,感觉怎么擦都擦不完。
我又自己独自忍受了几次疼痛的巨浪后,突然觉得我老公的口号其实喊得还是很不错的,至少他一直在陪着我,说好话,给我喂水喂饭。
现在可好了,我真的是一个人了,一个人真的好孤单,好难熬。讲真,我觉得我老公比医生真的温情多了。
窗外的雨声越下越急。

我哭泣着开始自我心理建设,“没办法了,好像无痛真的打不上了。靠自己吧!是的,我可以靠自己,我可以的!”
我开始自己一次次地迎接疼痛的挑战。
疼的时候我就忍,我就熬,疼痛过去我就哭,坚持不了的时候,我就再告诉自己,别人能生下来,我也可以的,我能撑住的,我会活下来的……
我好想找个医生过来看看我,但是他们都太忙了,还在给别人接生。我多次想张口,请他们过来看看我,安慰安慰我,但是我都不好意思张口,他们真的太忙了。

我一次次的鼓励着自己,直到我实在是疼的熬不住了,我吼了出来:“我要打无痛!!!!!呜呜呜!我要打无痛!!!!”
终于,那些静悄悄的产妇也一个个嚷嚷了出来:“我也要打无痛。”
唉,现在想来,徐老师不论走到哪里,都是有号召力的,竟然来产房也发挥了一把。
这也让我终于感到她们和我一样都很疼,不比我高明到哪里去啊。

?“你们一个个别被她带着,生孩子都肯定要疼的。你们都快生了,还打什么无痛,再努力一把。”
话音刚落,不知道谁生下了宝宝,一个洪亮又清脆的哭声划过了雨天。
虽然是别人的宝宝,听着哭声,我竟然激动得不行,突然觉得我没那么疼了。
我有了一些信心,之前看书上说,当妈妈很疼的时候,其实宝宝也很疼,但是他还是想拼命地钻出来,一想到这一段,我觉得自己的宝宝也在召唤我吧。
我问自己,我不能真的不要宝宝吧,怀胎十月,多少辛苦都忍过来了,不能放弃啊。还有,最现实的是,孩子就在肚子里,我怎么放弃?只有生下来,这就是唯一的正途。
我不知怎么的,一下子想到了高尔基的《海燕》。

于是又开始心理建设,“来吧,让疼痛来得更猛烈一些吧,我可以的!”
我继续忍受着,挨着,疼着,哭着,时间终于慢腾腾地走到了早上8:30。
我就不明白了,平时讲个课3小时一瞬间就过去了,今天时间走得也太慢了,它欺负我!
终于有个医生走近了我,我勇敢地伸出自己湿漉漉的手,请求她看看我。
她检查了一下,大声洪亮地指挥着年轻医生:“这位可以上产床了。”
我好像感受到了希望。
窗外的雨声更急更大了,感觉是暴雨!
两位上早班的年轻医生把我的移动床推到了产床边上,示意我自己爬上去。

?“什么?自己爬上去!”我没有听错吧,我都这样了,我哪里还能动得了,她们太坏了,但我还是在祈求。
“你们能 我吗?”
“所有产妇都能自己爬上去,你怎么就不能?”
话语虽然冰冷,但我突然意识到,我现在不是面对天天让着我的老公,我面对的是陌生的医生,是看惯了生孩子的医生,我求他们没有用的。

他们看我不动弹,开始补刀:“你这么重,我们怎么抬你,爬不上去就别生了。”
听到这样的话,我突然就不哭了,别人都能起身爬上去,我不能吗?我可以的。
不知道是什么力量,我真的坐了起来,真的爬了上去,原来我并不是不能动,我还能动啊。
我心里开始对我丈夫说话,幻想他就在我身边。

?“老公,我能爬上去,就能生下来,我觉得我可以,我觉得你一直都挺好,好像没什么可? ? ? ? ? ? 生气的。”
然而,我上了产床,所有医生都过去 别的产妇了,他们要我等一等。我该怎么等?为什么上班的医生这么少?
生吧,电视上演的,自己生也是可以的,人要靠自己。

暴风雨至,孩子降生
终于,一个带着口罩全副武装的女医生走进了产房。

她大声喊着:“哪位叫徐影?”
“是我!”
她那样轻快的走进我,主动握住了我的手,一边给我擦汗,一边极其温柔的说:“我在走廊里看到你老公了,他请求我来看看你,说你很怕疼。我们这里产妇多,有时候忙不过来,你别怕啊,我也生过孩子,我们能挺过去的。”
我瞬间感觉自己遇到了圣母玛利亚,她那么贴心,那么温暖,虽然看不到她的样子,但她一定是非常美丽,眼中有光的人。

我微弱地说:“谢谢你,我不知道我是不是该生了。”
这句话刚说完,突然外面开始疯狂打雷,以至于接下来她说什么我都没有听清楚,非常遗憾。
她 我检查了一下,说:“你确实很快就要生了,我去叫我们这里最厉害的医生,你要勇敢!”
一股暖流涌入我的心间,这次流出的眼泪是感动。
暴雨这么大,雷声这么大,我的眼泪也这么多。
谁知,她叫来的是一位看起来很健壮彪悍的男医生,虽然我早前就知道有很多是男医生助产的,但那一刻还是觉得有点尴尬。
可仅仅就是一瞬间,因为真的太疼了!什么也顾不得了,谁能 我结束痛苦,我都从头到脚感谢他,全方位无死角感谢他。
我又开始鼓励自己,我是新时代女性,上了这么多年学,不该有错误的观念,医生无男女,我要努力配合他。

我的圣母玛利亚站在我旁边,轻轻跟我说:“男医生接生更有力量,这里是医院,没事的,他非常有经验,你配合他,我还有其他工作,我得走,你加油啊!”
她又重重的握了握我的手,虽然带着口罩,但我看到了她的微笑,我努力挤出一个微笑,拼命点头。
尽管我后来再也没有见到过她,但她给我的温暖永生难忘。

“你别紧张,你的宝宝就要出来了,没事,我们先聊聊天,不要太紧张啊。你是做什么工作的?”
“老师。”
刚一开口,我就知道这个男医生带一点幽默感和嘻哈风。
?“当老师的啊,当老师好,会听口令,你懂呼吸减痛的方法吗?”
“懂”
“你知道孩子就要出生的呼吸方式吗?”
“懂,就是孩子出来的那一刻不能过度用力。”
?“跟老师打交道,谈话效率就是高。”他表扬了我,“我们来配合,我说用力你用力,我说停,你就别用力,让孩子慢慢脱出,你懂吗?”
我拼命点点头。
“我喜欢跟教师说话,你们当老师的,要求学生会听话,我想你肯定能能按照我说的做,对不对?”
“对!”
轰隆隆……又是雷声。此起披伏的雷声!
此时又过来了几个医生,我终于得到了电视剧里很多医生围绕的情景。

?“1,2,3,用力!”
我使出了自己最大的劲。
?“你的劲太小了,再用力!”
我继续使劲,也许很久没吃饭,我真的也快要没力气了。在医生的催促上,也已经拼劲了全部力气,我感到肚子里的孩子在一点点向外脱出。
就在医生喊停的时候,一声惊雷,无比的响亮,吓得我一哆嗦,我用了更大的力,孩子快速滑出我的身体。
然后,我就听到了清脆的像个女孩一样的哭声,声音虽然不洪亮,可是觉得声音非常动听,秀丽!
我突然觉得肚子不疼了,我终于解放了!
我全身是水,耳边似乎有幻音,雷声还是不停的翻滚。

我瘫在产床上,只听到一个缥缈的男医生的声音:“我都不知道你是怎么当老师的,你怎么连个口令都能听反了,我说停,你还更用力了。你看看,伤口撕裂的很严重,很严重,很严重,很严重……”
我真的累了,没力气解释,但我知道他为我好,他是个好医生!

?“男孩,六斤三两,9:03出生,你自己记好啊!”
又是一个可爱的医生,语气虽不温柔,但她给我递过来了宝宝,让哭泣的宝宝像个小猴子一样趴在我的身上,建立母婴联系。
按照当今的医学,孩子出生都要爬在妈妈肚子上感受母亲的心跳,获得安全感,并不母婴隔离。
孩子或许听到了我的心跳声,他瞬间安静了下来,我低头一看,一双亮晶晶的小眼睛像个小贼一样咕噜噜转着,左右打量着这个新奇的世界。
我一下子又哭了,五味杂陈吧!
我为自己结束人间巨痛而开心,为自己坚持下来而开心,为自己顺利生下孩子而开心,为自己遇到了温柔的女医生而开心,为这位专业又风趣的男医生而开心,为我自己做母亲了而开心,为我和我老公没有因为平日的拌嘴就分离而开心,为我们夫妻平日奔波忙碌的生活而开心,为我的爸妈公婆那么疼爱我而开心,为我每日讲课绽放在讲台上而开心,为我有了一个小猴子而开心,为他那双咕溜溜转动的眼睛而开心……

又是一声巨大的响雷,把我拉回了现实。
我悄悄在心里说:“孩子,我和你爸爸之前想了好多名字,有一个是洛九天,取自李白的诗‘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你就叫九天吧!妈妈今天感到,你大概真的是九天之外,踏着响雷来到妈妈身边的,谢谢你选择我做你的妈妈!”
接下来,或许怀里有了宝宝,缝针也不觉得疼了,都可以忍,孩子都生下来了,我还有什么不能忍。
我曾经以为,这世上最难的事是考研,但现在我敢说,世间最难的事就是生孩子。
考研在生孩子面前真的不值一提,我生过了,以后再也没有什么可怕的,我什么都可以抗!

?当妈妈了!我升华了!

当妈妈了!我升华了!
终于,我要离开产房了。
我向医生们一一道谢,彬彬有礼的我又回来了。
我一点也不觉得他们残酷无情,他们真的太忙了,没有时间去寒暄,我自己也是可以熬过来的。

就在我被推出产房路过楼道时,另一个男医生哼着小曲来上班,他对着其他病房招呼到:“有人要打无痛吗?”

我还是对他充满了“恨”意,我心里恶狠狠答到,“老娘我生完了,用不着了,再见!”
留房观察两个小时后,我见到了我的母亲。

我妈妈急切地跑过来,她急得一头汗,我握住她的手:“妈妈,你当年生我和我妹妹太不容易了,我以后不和你争执了,我都该听你的。”
我看到她眼睛一亮,欣慰地笑了。
其实,我们每个人都欠给自己的母亲一个感谢!感谢她忍受巨痛生下我们。
远远地,我看到我老公跑了过来,一头汗。
听说他又回家去拿孩子的衣物了,怕没有赶上时间,第一个来见我。
他到我身边的那一刻,我心里非常平和,或许他永远也不知道,我一个人进了产房有怎样的波折与战斗,或许他什么都知道,猜也能猜得到我的样子。
我告诉自己,“我以后也不和他争执了,他都挺好的,口号也喊得挺好的!”
我们相视一笑,就像我们初次见面时那样!

?写给亲爱的你们
相信我,世间最煎熬的是疼痛感。

相信我,生孩子是很疼,但不要被吓住。

还有,我相信未来的女性,还是愿意迎接生孩子的疼痛,去创造新生命。

相信我,你确实需要不断的努力和坚持,就连生孩子也需要努力和坚持。

相信我,我们确实可以把自己对母亲的爱表达出来,是时候告诉她,你很好,你很爱她。

而且,你也要坚信,不论你考上还是考不上,你的父母都爱你。

人世间的基本逻辑就是,你想要获得什么,都需要一番周折才会得到,生孩子就是最自然的道理,更何况考研,也一定是不经历风雨,不会见彩虹。
考研没有让你忍饥挨饿,没有让你忍受疼痛,就是煎熬点,孤独点,焦虑点,没有生孩子难,你们都能挺过去!
最后,谢谢你们耐心地看到这,也希望我的故事能够给你解解压、带来些许力量。

gong2022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Back to Top